周恩来日内瓦舌战

永利,1954年4月,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问题的国际会议在日内瓦举行。在周恩来的建议下,6月14日晚上,中国、苏联、朝鲜三国代表召开会议,商讨对策。于是,周恩来站了起来再次发言:“我完全支持莫洛托夫外长关于与会各国发表共同宣言的建议。

同一天,就在中国代表团到达日内瓦不久,美国国务卿杜勒斯也赶到了日内瓦。

一下飞机,杜勒斯就迫不及待地问美国代表团副团长史密斯:“周恩来到了吗?”史密斯连忙把一张当地报纸呈上并回答:“周恩来也刚刚抵达。”杜勒斯接过报纸,看见史密斯特意用红笔划出来的部分写道:“日内瓦来了一连中国军人,他们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中山装,连手提箱也相似。瑞士人误认为是传教队,都站下来脱帽向他们致敬!”一丝冷笑浮现在杜勒斯阴沉的面孔上,他不屑一顾地讥讽道:“这样的乡巴佬,怎是我们美国人的对手?”

杜勒斯十分仇视新中国,在日内瓦会议召开前,他公开声明,美国同意中国参加日内瓦会议,但不含有对中国的外交承认。杜勒斯还亲自向美国代表团下令:禁止美国代表团的人员同中国代表团人员握手。这或许就是传出周恩来在日内瓦要同杜勒斯握手而被拒绝的传闻起因之一。后来,王炳南在他撰写的《中美会谈九年回顾》中写道“实际上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他认为这是以讹传讹。王炳南说,在整个日内瓦会议期间,自己始终在周恩来左右,总理从来就没有去和杜勒斯握过手。

据时任中国代表团新闻办公室主任的熊向晖披露:4月26日开幕式后,英国代表团成员杜威廉找到中国代表团成员宦乡,说:艾登外相有一个设想,准备在第二次会议的前后,由艾登外相介绍杜勒斯国务卿同周恩来总理相识,彼此握手致意。如果周恩来同意,艾登外相再派人询问杜勒斯先生的意见。宦乡请示周恩来后答复杜威廉说:周总理赞赏艾登外相的设想,既然在一起开会,理应互相接触。周恩来愿意通过艾登外相的介绍,同杜勒斯先生握手致意。但在第二天一早,杜威廉对宦乡说:杜勒斯先生表示,不能接受艾登的建议。也许这是后来演绎成杜勒斯拒绝与周恩来握手的另一原因。熊向晖十分肯定地说:在会议期间,周恩来从没有主动伸出手而被杜勒斯拒绝。他还引用了当时美联社的一篇报道进行证实。这篇当天的报道称:“一位美国发言人说,虽然杜勒斯差不多每天都和周恩来在同一间屋里,但是他从来没有和他谈过话,甚至没有朝他那方向看一眼。”

5月11日,杜勒斯在返回华盛顿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对此事还作过专门的说明。他讲,自己在日内瓦会议上与共产党中国领袖周恩来并没有任何接触。杜勒斯还在会议的第一天曾对他的一位密友说,自己与共产党中国外交部长周恩来“只有在我们的车子相撞的时候才会见面”。针对美国代表团的敌对行动,当时中方也采取了相应的对策。周恩来为中国代表团作了如下规定:第一,我们不主动和美国人握手;第二,如果他们主动来握手,礼尚往来,我们不要拒绝。

4月26日,日内瓦会议在国际联盟大厦隆重开幕。出席会议的国家有: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韩民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哥伦比亚、阿比西尼亚、希腊、卢森堡、荷兰、新西兰、菲律宾、泰国、土耳其等19个国家,其中有14个国家参加了以美国为首的侵略朝鲜的联合国军。出席这次日内瓦会议的各国代表许多是当时活跃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外交家,如苏联外长莫洛托夫、英国外交大臣艾登、法国外长皮杜尔等。根据日内瓦会议拟定的日程,会议首先讨论朝鲜问题。

责任编辑:唐晓东